自治區人大 | 自治區政府 | 自治區政協

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在西藏的成功實踐

來源: 西藏日報 作者: 時間: 2019-09-09

  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是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特有形式和獨特優勢,是中國共產黨的群眾路線在政治領域的重要體現。新中國成立70年來,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在西藏和平解放、平息叛亂、民主改革、自治區成立、進行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中作出了突出貢獻,為促進西藏經濟社會發展、維護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發揮了不可替代的特殊作用。歷史雄辯地證明,社會主義協商民主有利于保持黨同西藏各族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有利于鞏固和擴大黨在西藏的執政基礎,有利于發揮我國政治制度優越性,我們必須長期堅持、不斷發展。

  一、西藏和平解放是協商談判的結果

  眾所周知,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協商建國的。1949年9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代表全國各族人民意志,代行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職權,承擔建立新中國的歷史使命,開辟了中國歷史的新紀元。具體到地方,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是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協商談判的結果。新中國成立初期協商民主就在西藏扎根開花結果。

  中央關于和平解放西藏的政策指示。1949年,在醞釀和探索解放西藏過程中,考慮到西藏是一個特殊的民族地區,為了有利于人民解放軍順利進軍,有利于維護西藏人民的利益,有利于加強民族團結,中央確立和平解放的方式。為爭取和平解放西藏,中央人民政府組織開展了大量的政治爭取工作。然而,西藏地方政府在帝國主義侵略勢力的慫恿和西藏上層親帝分裂勢力的把持下,極力擴充藏軍,并陳兵金沙江沿岸。1950年10月,人民解放軍奉命解放昌都。昌都戰役的勝利打開了和平談判的大門,為促進西藏和平解放創造了必要條件。

  《十七條協議》是在相互尊重和友好協商的基礎上達成的。在中央人民政府民族平等政策與和平解放西藏方針的感召下,西藏地方政府決定派出以阿沛·阿旺晉美為首的代表團赴京談判。1951年4月29日談判開始,中央首席談判代表李維漢在會議上指出:“我們是一家人,什么意見都可以說,大家商量,把事情辦好?!蓖瑫r強調“談判就是民主協商,就是充分發揚民主,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為談判創造了和平友好的氛圍。據參加和談的西藏地方代表土丹旦達回憶:“雙方代表通過親切會談,交換意見,平等協商,很快就許多原則問題取得了一致意見?!痹谡勁羞^程中,中央人民政府對西藏代表團提出的建議,正確部分加以采納和研究綜合,對不合理部分進行耐心解釋。雖然雙方代表在一些問題上有爭論和不同意見,但始終是在友好真誠、充分協商的氣氛中進行的,最終就有關和平解放西藏的所有問題達成共識,簽訂《十七條協議》?!妒邨l協議》的順利簽訂,標志著西藏實現和平解放,是黨的統戰工作的偉大勝利,同時也是黨的協商民主的偉大勝利。

  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是具有政權性質的協商辦事機構。由于歷史原因,西藏在和平解放初期,存在幾種政權并存的局面。1954年11月,西藏地方政府、班禪堪布會議廳、昌都解放委員會、中央政府四方面正式組成以阿沛·阿旺晉美為組長的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籌備小組?;I備小組通過舉行小組會和組長聯席會等方式,經過充分協商,提出關于成立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具體方案的工作報告。根據此報告中提出的方案和意見,1955年2月9日國務院全體會議第七次會議通過《國務院關于成立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的決定》?!稕Q定》第一條規定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是負責籌備成立西藏自治區的帶政權性質的機關?;I備委員會必須團結各方面人士進一步加強民族團結和西藏內部的團結,加強培養民族干部,負責協商和統一籌劃辦理有關西藏地方建設和其他應辦而又可辦的事宜。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委員具有廣泛的代表性:西藏地方政府方面15名,班禪堪布會議廳方面10名,昌都解放委員會10名,中央派在西藏地區工作的干部5名,其他方面(包括各主要寺廟、各主要教派、社會賢達、群眾團體等)11名。從1956年5月成立到1959年3月,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作為西藏地方帶有政權性質的協商辦事機構,共召開39次常委會,做出許多具有重要意義的決議。

  二、西藏民主改革過程中充分體現協商的精神

  西藏民主改革是一場偉大的社會革命。民主改革要實現封建農奴制度向社會主義制度的跨越,必然損害封建農奴主等地方統治階級的利益,面臨巨大阻力。為了使民主改革順利進行,中央確立慎重穩進的方針與和平協商的方式。

  西藏民主改革政策是在協商中產生的?!妒邨l協議》規定:“對于西藏的現行政治制度,中央不予變更”“有關西藏的各項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強迫。西藏地方政府應自動進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時,得采取與西藏領導人員協商的方法解決之?!笨梢哉f中央人民政府在西藏和平解放之初,就確立了協商方式對西藏進行民主改革的辦法。為了減少西藏僧俗上層對民主改革的抵制,盡量爭取西藏人民的支持,中央在民主改革中制定了“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有關平息叛亂和改革的政策,盡量與靠近我黨我軍的愛國進步上層人士進行協商”的方針。民主改革開始后,1959 年5 月毛澤東主席以談話的方式聽取第十世班禪、阿沛·阿旺晉美等人的意見,強調改革的具體政策需要商談,并建議班禪等人在京同民委和張經武先商量,回到拉薩,再具體地商量。從中體現中央十分重視西藏僧俗兩界上層人士意見,充分注重民主協商的政策取向。

  西藏土地改革中的和平協商方式。在和平解放之初,堅持慎重穩進的工作方針,黨的西藏工作以上層統戰為主,以影響群眾為輔,積極為民主改革作準備。通過辦好事,藏族群眾認識到中國共產黨是為人民的利益考慮的,開始要求改革。通過新舊對比,西藏部分上層人士開始擁護改革。根據這些實際情況,按照中央指示,西藏民主改革采取和平協商方式進行。對未參加叛亂的農奴主的土地和多余房屋、牲畜、農具實行贖買的方式,分配給農奴所有,保證了改革的順利進行;在牧區,沒收參加叛亂領主和牧主的牲畜,分給原牧放者及貧苦牧民,對未參加叛亂的實行“不斗、不分、不劃階級、牧工牧主兩利”的政策,牲畜仍歸牧主所有。這些保護措施,把封建的主奴關系改變為雇傭關系,調動了牧工保護牲畜和發展牲畜的積極性,也調動了牧主發展牧業和經營牧業的積極性,基本上實現人畜兩安。

  西藏政協的成立標志著協商民主在西藏的制度化。西藏和平解放后一個較長時期內,統戰工作成為中心任務,而統戰工作又以上層為主。通過堅持不懈的努力,到民主改革前,已有一大批各族各界愛國進步人士團結在西藏工委和自治區籌備委員會周圍,在各地人民政權尚未完全建立起來之前,把這些愛國統一戰線的對象及時團結起來,發揮他們在各項工作中的不可替代作用就非常必要。1959 年12 月20 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西藏委員會正式成立,簡稱西藏政協。西藏政協委員會的委員是經過政協西藏籌備委員會提名,先后與西藏工委、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和西藏各界的代表人士協商產生的。這些委員來自西藏社會各界別,既有廣泛性,又有社會影響的代表性。人民政協在西藏的成立,實現了各族各界大團結大聯合,發展壯大了人民民主統一戰線,協商民主在西藏實現制度化發展。

  三、改革開放以來西藏協商民主的新發展和新貢獻

  改革開放以來,西藏自治區黨委認真貫徹中央決策部署,以政協協商為主渠道,繼續發揮協商民主在撥亂反正、維護民族團結、凝心聚力等方面的作用。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自治區黨委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深入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治國必治邊、治邊先穩藏”重要論述、關于統戰政協工作的重要論述和“加強民族團結、建設美麗西藏”的重要指示,西藏協商民主取得了新發展,為改革發展穩定各項工作作出了新貢獻。

  協商民主的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水平不斷提高。自治區黨委深入貫徹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出臺的《關于加強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建設的意見》《關于加強人民政協協商民主建設的實施意見》《關于加強和改進人民政協民主監督工作的意見》等文件,制定《關于加強西藏政協協商民主建設的實施意見》。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加強政協制度體系建設,認真研究制定、修訂《政協西藏自治區委員會調查研究工作辦法》《政協西藏自治區委員會委員履職工作規則(試行)》等40多項規章制度,嚴格執行會議制度、履職制度和工作管理制度,建立健全縣級政協機構,政治協商的制度化、規范化、程序化水平不斷提高。

  壯大愛國統一戰線,豐富人民參政渠道。自治區黨委高舉愛國主義、社會主義旗幟,著力做好凝聚人心、匯聚力量工作,最大限度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不斷壯大愛國統一戰線。堅持大團結大聯合,扎實做好非公有制經濟人士、黨外知識分子、黨外代表人士的工作。發揮政協委員聯系群眾的橋梁紐帶作用,把更多群眾緊密團結在自治區黨委周圍。協商民主是人民群眾有序參與政治的重要渠道和方式,自治區黨委和政協暢通各團體、各階層、各方面人士廣泛、有序參與國是的渠道,加強與各族各界人士的聯系與溝通,尊重和保障他們管理國家事務和社會事務、管理經濟和文化的民主權利。

  服務經濟發展民生改善生態建設。自治區政協充分發揮協商民主主渠道功能,積極協調關系、匯聚力量,同心同德,群策群力,認真履行政治協商、民主監督、參政議政職能,把助推改革發展作為履職第一要務,圍繞農牧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助力打贏脫貧攻堅戰、固邊興藏、文化繁榮發展、衛生計生、食品藥品安全、傳承和發展藏醫藥、提高西藏人均期望壽命、建設美麗西藏,深入調查研究、建言獻策,一批有見解、有價值的提案在我區發展穩定中產生了重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一批高質量的調研報告受到自治區黨委、政府和社會各界的重視。

  維護祖國統一和民族團結。充分發揮政協聯系范圍廣、基層委員多,特別是民族宗教界委員多的優勢,教育引導各族群眾牢固樹立“三個離不開” 思想,樹立正確的“五觀”,增進“五個認同”,促進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在同達賴集團進行分裂與反分裂、滲透與反滲透、顛覆與反顛覆的斗爭中,廣泛動員、組織、教育各族各界人士,旗幟鮮明反分裂、全力以赴保穩定,成為維護祖國統一和確保西藏穩定的重要力量,為反分裂斗爭取得階段性成果作出特殊貢獻。

  四、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在西藏成功實踐的經驗啟示

  必須堅持黨的領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是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的有機統一。黨的領導是人民當家作主和依法治國的根本保證。在我國政治生活中,黨是居于領導地位的。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包括各民主黨派、各團體、各民族、各階層、各界人士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選擇。西藏和平解放以來的歷史表明,發展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必須堅持黨的領導,只有充分發揮黨總攬全局、協調各方的領導核心作用,才能把握正確方向,形成強大合力,使協商民主穩妥有序開展。

  必須堅持圍繞中心、服務大局。發展社會主義協商民主,必須圍繞中心工作,服務西藏的改革發展穩定大局。不管是和平解放中的協商談判、民主改革中的和平協商,還是改革開放之后的新發展,都是有力的證明。在新時代,必須繼續圍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維護民族團結、宗教和睦、開展反分裂斗爭、建設美麗西藏深化協商,為西藏長足發展和長治久安作出貢獻。

  必須堅持原則性和靈活性相統一。開展協商民主,必須堅持以我為主,堅持原則性與靈活性的有機統一。我們開展民主協商,不是無原則、無底線的協商,必須在堅持維護國家統一、擁護中國共產黨領導、擁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道路基礎上進行協商。在西藏和平解放時期,反帝愛國是我們同西藏愛國進步人士進行協商的原則基礎。在未來,開展協商民主必須正確認識和處理一致性與多樣性、求同存異與求同化異、最大包容性與堅守主導性的關系,固守政治底線一致性“圓心”,拉長包容多樣性“半徑”,尋求最大公約數、畫出最大同心圓。

  必須堅持探索創新。開展協商民主,必須在堅持和完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多黨合作和政治協商制度的基礎上,準確把握新時代協商民主的新使命新定位,深刻認識西藏開展協商民主的特殊性,深刻領會推動長足發展和長治久安對協商民主提出的新要求,認真總結協商民主工作實踐中積累的新經驗,不斷推進理論創新和實踐創新,推動協商民主這一具有中國特色的民主形式更加成熟更加定型,把協商民主這一黨的群眾路線在政治領域重要體現的優勢充分發揮出來,開啟西藏協商民主新征程。

版權所有:中共西藏自治區委員會辦公廳

備案號: 藏ICP備11000106號 藏公網安備 54010202000062號

麻将外挂试用版 十一选五胆码拖码什么意思 正好网黑龙江11选5 重庆福彩幸运农场官方 上海天天彩选4基本走势图 北京赛车开奖预测软件 安徽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600804股票行情 黑龙江11选5手机版 金道股票t十0交易平台 重庆福利彩票官方网站